字幕列表
AI 翻译字幕,仅供参考

吃了十几年花螺的海鲜控

还会买到假货

说它们味道腥臭

个小没肉的朋友

确定吃的是这一种吗

比珍珠还真的花螺

大名方斑东风螺

海内外养殖都颇有规模

却依然难以撼动

其螺类贵族的头衔

市面上动辄几十块一斤的花螺

不是小贩吊高来卖

而是它们真要那幺贵

这些花螺今天有点古怪

天还没黑饭点已过

就早早爬出来浪

这难道要上厕所吗

想多了

它们要去干螺生的另外一件大事

腹足大张马力加足

快速摆动的触角

事态很紧迫

它们快憋不住了

这个地方不错

你们先走

我等下再来

一阵西索过后

水底恢复了平静

呆过的沙堆里

竟长出了一片片泡发过的雪耳

每年3到8月

一旦海水的温度升到25摄氏度左右

成年的花螺就能嗅到爱的味道

雌雄花螺冒过爱的泡泡

时机一到

花螺妈妈就钻出沙床

找地方延续后代

方斑东风螺雌雄异体

公螺还是不择不扣的花心大萝卜

它们的繁殖期比母螺长很多

长期发情

确保不浪费每一粒卵子

一般情况下

花螺养殖场并不参与花螺繁殖

育种的技术门槛有点高

养殖户大多购买螺苗进行养殖

为了照顾这些小祖宗

工人早早为它们准备了产房

欣慰的是它们还算争气

一只雌螺在一年内

能够分批诞下几十万枚卵

每一片透明的粘液中

都有700到900只小生命

工人把它们装进篮子

放在干净的海水里进行孵化

只要三四天

被粘液束缚的受精卵就会彻底解放

漂浮在水中

成为带着翅膀还发着光的小蝴蝶

工人拿着泛着诡异青光的液体往里一浇

小蝴蝶就开始翩翩起舞

还没真正成为一只螺前

它们是虔诚的素食主义者

拒绝荤腥钟爱茹素

可能工人给它们提供的藻类太过营养

没过几天它们的身体就开始变异

纷纷脱掉翅膀坠入水底

露出了真面目

工人把螺苗捞起

放到育苗池进行喂养

母螺肯定没有想到

自己的生产力那幺强大

几只母螺的产量就有满满一盘

小家伙只要争气点

90%以上

都能在首轮淘汰赛中留下来

新生的小螺换了新环境

高兴得到处爬

它们远没有表现出来那幺强大

一捏爆一团好不解压

当然工人不会想不开

跟自己辛辛苦苦栽培的摇钱树作对

小螺最大的危险

还是病虫害

每隔一段时间

工人就会随机挑选小螺

挨个给它们做身体检查

一旦出现问题

就立刻进行干预

显微镜下这只小螺有点衰

不大的房子还被虫侵占

俗话说相见容易相处难

住在一起总有占便宜的一方

小螺脾气太好

不用多久就会被掏空身体

有可能渣都不剩

一切问题的来源

都源自其食性的改变

它们不再是爱吃斋的乖宝宝

几乎是没有的脑子里

想的都是鲜嫩多汁的肉肉

新生的小螺牙口不好

工人会体贴地把鱼虾去骨去壳

捣成肉糜后送到它们的嘴边

那幺问题来了

吃剩的肉糜四处荡漾

久而久之就会堆积腐败

威力不亚于生化武器

一不小心就造成螺间悲剧

集体团灭

小螺苗在育苗池长到半公分左右

就要离开育苗场各奔东西

体格达标的螺苗

出池后

工人会按照体型给它们进行分类

螺身越大成活率越高

分拣后的螺苗在养殖过程中

也省去了再次分苗的烦恼

工人把规格一致的螺苗

用塑料袋打包带走

在它们来到新家之前

新主人早已为它们安排了豪华大房子

为了让它们找到家的感觉

养殖场一般设在

风浪较小的内湾

高效的排水系统

能够及时补充新鲜的海水

细腻的沙子安全感满满

顶部的棚子

不但能遮风挡雨

还能躲避讨厌的阳光

唯一的不足是

它们需要跟数以万计的兄弟姐妹

挤在15-25平方左右的水泥池生活

在野外

它们也是过着群居的生活

由于体虚怕冻

一般栖息在水温在18-28摄氏度之间

深度10米左右的泥沙海底中

如果某天

潜水刨到一只

那幺恭喜你

少则可以一饱口福

幸运的话

可以发现一片花螺的海洋

为了照顾这些小宝贝

工人化身贴心管家

安排得妥妥帖贴

太阳一下山

工人就开始准备晚餐

照顾螺苗相对于大螺麻烦得多

把看起来不太开胃的冰冻鱿鱼

剁碎解冻

清洗干净后才能端上它们的餐桌

而大螺相对容易打发一点

直接投喂鱼块即可

花螺是肉食性螺类

但不是什幺肉都往嘴里塞

它们对食物是有要求的

必须是软嫩新鲜的鱼虾

花螺凭实力成为伙食最好的螺类

注定不会像小鱼小虾那样掉身价

除非某一天失宠了

傍晚的花螺养殖场非常安静

清澈的池底别说花螺

泡也很少冒一个

憨态可掬的小花螺是天生的伏地魔

而且是最不讲武德的那一种

为了吃饱饭

它们学会了群殴

此时它们正在耐心地等待食物

从沙底伸出的管子

除了用来呼吸

还能像天线一样

接受外界信号

奈何侦测范围只有一米

为了让它们接收到干饭的信号

工人会在投喂之前

先关闭增氧设备

等到水面恢复平静后

再把鱼饵均匀投放到每个角落

伴着鱼饵溅起的水波

水底开始热闹起来

花螺们成群结队钻出沙层

抱着距离最近的食物

开始大快朵颐

只要一个小时

鱼块只剩下一副

比标本还干净的鱼骨

这种吃东西不浪费的习惯值得学习

俗话说团结就是力量

花螺大队不但能制作鱼骨标本

还能拆分螃蟹

经过拆迁大队的辛苦劳作

几十分钟就能把一只螃蟹彻底掏空

一轮扫荡过后

吃饱喝足的花螺

慢慢潜入沙底继续当伏地魔

残羹剩饭就留着给工人打扫

清理粪便

换水

洗沙换沙

是保持水质干净的日常操作

容不得工人一点偷懒

一旦水质污染

弧菌病等病害就会陆续光顾

这只花螺病得不轻

光天化日竟然玩起了裸奔

任性的结果是

不到几分钟就给同类加了餐

吃了它的花螺也会遭到报应

运气不好也会染上裸奔的毛病

方斑东风螺这个品种

相对于其他海螺

它的生长速度很快

而对养殖户来说

它的生长速度却很慢

在养殖场好吃好喝五六个月

花螺已长到五六十头一斤

此时的个头还可以

基本上可以出栏了

工人把水泥池放干水

连沙带螺装进篮子

用水冲洗干净后

即可上市

一般情况下

喂出一斤花螺

需要消耗三斤以上鱼肉

一年只能投放2次种苗

养殖的周期大概需要半年

耗费了大量时间和人力物力

贵是必然的

然而价格越贵

冒牌货就会越多

很多人觉得花螺不好吃

有可能他们吃得根本不是这一种

方斑东风螺底色是高档的象牙白

斑点整齐地排成一圈

并且多以纹路清晰的矩形为主

作为东风螺中的一员

它有很多外形差不多的远房亲戚

例如这种螺纹带深沟的深沟东风螺

或者这种螺口带刺

斑点晕染掉色的锡兰东风螺

虽然样子看起来差不多

但是味道相差甚远

另外

即使买到的是真花螺

不新鲜也是白搭

一样很难吃

跟所有海鲜一样

花螺也是放的越久越腥臭

挑选花螺的时候

尽量每只都用手指戳一戳

只要会动的

称重的时候

记得多留几个心眼

海鲜店的“水很深”

防止他们狸猫换太子

一分神回家又得吃臭螺

感谢观看

我们下期再会

影片信息

为何真花螺卖的那么贵?人工养殖过程告诉你答案

吃了十几年花螺的海鲜控

还会买到假货

说它们味道腥臭

个小没肉的朋友

确定吃的是这一种吗

比珍珠还真的花螺

大名方斑东风螺

海内外养殖都颇有规模

却依然难以撼动

其螺类贵族的头衔

市面上动辄几十块一斤的花螺

不是小贩吊高来卖

而是它们真要那幺贵

这些花螺今天有点古怪

天还没黑饭点已过

就早早爬出来浪

这难道要上厕所吗

想多了

它们要去干螺生的另外一件大事

腹足大张马力加足

快速摆动的触角

事态很紧迫

它们快憋不住了

这个地方不错

你们先走

我等下再来

一阵西索过后

水底恢复了平静

呆过的沙堆里

竟长出了一片片泡发过的雪耳

每年3到8月

一旦海水的温度升到25摄氏度左右

成年的花螺就能嗅到爱的味道

雌雄花螺冒过爱的泡泡

时机一到

花螺妈妈就钻出沙床

找地方延续后代

方斑东风螺雌雄异体

公螺还是不择不扣的花心大萝卜

它们的繁殖期比母螺长很多

长期发情

确保不浪费每一粒卵子

一般情况下

花螺养殖场并不参与花螺繁殖

育种的技术门槛有点高

养殖户大多购买螺苗进行养殖

为了照顾这些小祖宗

工人早早为它们准备了产房

欣慰的是它们还算争气

一只雌螺在一年内

能够分批诞下几十万枚卵

每一片透明的粘液中

都有700到900只小生命

工人把它们装进篮子

放在干净的海水里进行孵化

只要三四天

被粘液束缚的受精卵就会彻底解放

漂浮在水中

成为带着翅膀还发着光的小蝴蝶

工人拿着泛着诡异青光的液体往里一浇

小蝴蝶就开始翩翩起舞

还没真正成为一只螺前

它们是虔诚的素食主义者

拒绝荤腥钟爱茹素

可能工人给它们提供的藻类太过营养

没过几天它们的身体就开始变异

纷纷脱掉翅膀坠入水底

露出了真面目

工人把螺苗捞起

放到育苗池进行喂养

母螺肯定没有想到

自己的生产力那幺强大

几只母螺的产量就有满满一盘

小家伙只要争气点

90%以上

都能在首轮淘汰赛中留下来

新生的小螺换了新环境

高兴得到处爬

它们远没有表现出来那幺强大

一捏爆一团好不解压

当然工人不会想不开

跟自己辛辛苦苦栽培的摇钱树作对

小螺最大的危险

还是病虫害

每隔一段时间

工人就会随机挑选小螺

挨个给它们做身体检查

一旦出现问题

就立刻进行干预

显微镜下这只小螺有点衰

不大的房子还被虫侵占

俗话说相见容易相处难

住在一起总有占便宜的一方

小螺脾气太好

不用多久就会被掏空身体

有可能渣都不剩

一切问题的来源

都源自其食性的改变

它们不再是爱吃斋的乖宝宝

几乎是没有的脑子里

想的都是鲜嫩多汁的肉肉

新生的小螺牙口不好

工人会体贴地把鱼虾去骨去壳

捣成肉糜后送到它们的嘴边

那幺问题来了

吃剩的肉糜四处荡漾

久而久之就会堆积腐败

威力不亚于生化武器

一不小心就造成螺间悲剧

集体团灭

小螺苗在育苗池长到半公分左右

就要离开育苗场各奔东西

体格达标的螺苗

出池后

工人会按照体型给它们进行分类

螺身越大成活率越高

分拣后的螺苗在养殖过程中

也省去了再次分苗的烦恼

工人把规格一致的螺苗

用塑料袋打包带走

在它们来到新家之前

新主人早已为它们安排了豪华大房子

为了让它们找到家的感觉

养殖场一般设在

风浪较小的内湾

高效的排水系统

能够及时补充新鲜的海水

细腻的沙子安全感满满

顶部的棚子

不但能遮风挡雨

还能躲避讨厌的阳光

唯一的不足是

它们需要跟数以万计的兄弟姐妹

挤在15-25平方左右的水泥池生活

在野外

它们也是过着群居的生活

由于体虚怕冻

一般栖息在水温在18-28摄氏度之间

深度10米左右的泥沙海底中

如果某天

潜水刨到一只

那幺恭喜你

少则可以一饱口福

幸运的话

可以发现一片花螺的海洋

为了照顾这些小宝贝

工人化身贴心管家

安排得妥妥帖贴

太阳一下山

工人就开始准备晚餐

照顾螺苗相对于大螺麻烦得多

把看起来不太开胃的冰冻鱿鱼

剁碎解冻

清洗干净后才能端上它们的餐桌

而大螺相对容易打发一点

直接投喂鱼块即可

花螺是肉食性螺类

但不是什幺肉都往嘴里塞

它们对食物是有要求的

必须是软嫩新鲜的鱼虾

花螺凭实力成为伙食最好的螺类

注定不会像小鱼小虾那样掉身价

除非某一天失宠了

傍晚的花螺养殖场非常安静

清澈的池底别说花螺

泡也很少冒一个

憨态可掬的小花螺是天生的伏地魔

而且是最不讲武德的那一种

为了吃饱饭

它们学会了群殴

此时它们正在耐心地等待食物

从沙底伸出的管子

除了用来呼吸

还能像天线一样

接受外界信号

奈何侦测范围只有一米

为了让它们接收到干饭的信号

工人会在投喂之前

先关闭增氧设备

等到水面恢复平静后

再把鱼饵均匀投放到每个角落

伴着鱼饵溅起的水波

水底开始热闹起来

花螺们成群结队钻出沙层

抱着距离最近的食物

开始大快朵颐

只要一个小时

鱼块只剩下一副

比标本还干净的鱼骨

这种吃东西不浪费的习惯值得学习

俗话说团结就是力量

花螺大队不但能制作鱼骨标本

还能拆分螃蟹

经过拆迁大队的辛苦劳作

几十分钟就能把一只螃蟹彻底掏空

一轮扫荡过后

吃饱喝足的花螺

慢慢潜入沙底继续当伏地魔

残羹剩饭就留着给工人打扫

清理粪便

换水

洗沙换沙

是保持水质干净的日常操作

容不得工人一点偷懒

一旦水质污染

弧菌病等病害就会陆续光顾

这只花螺病得不轻

光天化日竟然玩起了裸奔

任性的结果是

不到几分钟就给同类加了餐

吃了它的花螺也会遭到报应

运气不好也会染上裸奔的毛病

方斑东风螺这个品种

相对于其他海螺

它的生长速度很快

而对养殖户来说

它的生长速度却很慢

在养殖场好吃好喝五六个月

花螺已长到五六十头一斤

此时的个头还可以

基本上可以出栏了

工人把水泥池放干水

连沙带螺装进篮子

用水冲洗干净后

即可上市

一般情况下

喂出一斤花螺

需要消耗三斤以上鱼肉

一年只能投放2次种苗

养殖的周期大概需要半年

耗费了大量时间和人力物力

贵是必然的

然而价格越贵

冒牌货就会越多

很多人觉得花螺不好吃

有可能他们吃得根本不是这一种

方斑东风螺底色是高档的象牙白

斑点整齐地排成一圈

并且多以纹路清晰的矩形为主

作为东风螺中的一员

它有很多外形差不多的远房亲戚

例如这种螺纹带深沟的深沟东风螺

或者这种螺口带刺

斑点晕染掉色的锡兰东风螺

虽然样子看起来差不多

但是味道相差甚远

另外

即使买到的是真花螺

不新鲜也是白搭

一样很难吃

跟所有海鲜一样

花螺也是放的越久越腥臭

挑选花螺的时候

尽量每只都用手指戳一戳

只要会动的

称重的时候

记得多留几个心眼

海鲜店的“水很深”

防止他们狸猫换太子

一分神回家又得吃臭螺

感谢观看

我们下期再会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索